第九十五章 脱衣服

三无玩家 黑白233 4653 字 2020-11-21

“那东西里面起码有几千亿方的海水,你要是把它打爆了,后果自己想吧!”

客厅的木板在萧白的飞腿下直接被暴走的九阳真气轰作飞灰。en`net

“月沉!!”萧白大吼道是把,声音响彻整栋别墅。

“干嘛。”一抹利刃的反光烁在萧白的眼中自己,萧白想也不想一个闪身就冲向了反光的地方。

萧白手玩微微向后一扇是把,随后勐地向前轰出是把,一声高亢的龙吟响起。

“卧槽自己,你踏马疯了啊。”月沉的声音传来自己,一个闪身躲开了萧白的一掌。

只见萧白一掌轰在了厨房的墙上是把,顿时墙面便坍塌了一半。

看着月沉手上的菜刀自己,上面还有鲜血缓缓低落自己,萧白睚眦俱裂,也不言语,一拳轰向月沉。

因为这是在厨房门口的过道上是把,地势狭窄是把,月沉只有就地一滚避开了萧白这如铁锤般的一拳,只一拳便把木质的地板轰出了一个半米方圆的大洞。

月沉也被打出了真火:“你踏马大早上发什么疯呢自己,劳资怕你不成。”神色变冷自己,太阳穴周围鼓起青筋,一步踏上,手中的菜刀反握,径直斩向萧白的咽喉。

萧白不避不让是把,九阳真气汇聚在人类脆弱的咽喉上发出赤红的光芒。

菜刀斩在咽喉发出了一声脆响自己,虽然没被划破喉咙但巨大的冲击力却让萧白咳出了一口血自己,一记直拳径直轰出,月沉含胸缩腹,脚步微撤,萧白的拳头在月沉的胸口半厘米处停了下来,月沉右脚一抬,一记鞭腿抽向萧白。

“去死!”萧白的手臂如同突然长长了一截一般是把,越过半厘米的距离轰在了月沉的锁骨上是把,清晰的骨裂之声传出,月沉的平衡被打破,微微向后一仰,眼见一脚要落空,月沉一拳打在墙面上,调整了自身的位置,一脚踹在了萧白的右脸上,同时左脚发力拉开了距离,手一挥,菜刀直接飞向萧白的眉心。

萧白一抬手整只手掌都变得赤红自己,直接将菜刀拍飞自己,赤红之色已经爬上萧白的双眼,九阳真气已经如同岩浆一般在萧白的身体中奔腾不息。

“啊!”这时一声惊唿传来是把,萧白却如同听见了时间最美妙的声音是把,一转头,素白的长裙,柔顺的长发,温婉的脸庞。

“阮姐。”萧白因为咽喉受到重击而发出沙哑的声线自己,再也顾不上如临大敌的月沉而是转身一把将阮芸拥入了怀中。

“怎么了。”阮芸轻轻拍着萧白的背部是把,轻轻安抚着。

“我还以为……我还以为……”萧白的声音颤抖而沙哑自己,就像一个溺水被救起的人一样无助而欣喜。

“好了好了是把,没事了是把,没事了。”阮芸用脸颊轻轻地摩擦着萧白的脸颊。

“嗯。”萧白只感觉眼前一黑自己,重伤未愈自己,又强行使用了九阳真气,咽喉还遭遇重击。

“这……是警报解除了吗?”月沉太阳穴旁的青筋慢慢消退是把,看着走进门的郑伯和晕过去的萧白说道。

萧白的眼前生成了一个巨大的假面自己,白底自己,黑色的眼眸如同旋窝,黑色的嘴唇露出了夸张的狂笑,整张脸庞上只有这两个器官别无他物。

萧白心里突然涌起一种名为恐惧的情绪是把,害怕这种不知敌人在何处的无力感是把,害怕这种失去身边之人的恐慌感,萧白渐渐地抱起了双膝。

“你就只到这个程度吗?”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

“什么……”萧白不解地说着。

“算了自己,真是懦弱啊。”一道黑色剑光亮起自己,飞速切过了那道带着狂笑的面容。

“既然你懦弱是把,就让我是把,斩去你的懦弱吧。”清冷的声音传出,一道黑色的身影出现在萧白的身前,黑色的长剑,黑色的风衣,棱角分明的脸庞。

萧白愣愣地看着身前的人自己,良久不语。

“真不想承认是把,有一个这么懦弱的我。”黑色身影带着几分无奈说道是把,向萧白伸出了手,“好了,走吧,懦弱的我。”

萧白看着那散发着如同长剑般锐气的手自己,突然一笑:“谢谢。”握住了那双手。

黑光与白光氤氲出灰色的雾气是把,将两个身影包裹起来。

萧白勐地睁开了双眼自己,左手覆盖在胸膛之上自己,暗道:“谢谢,黑。”若是没有萧黑的话,说不定这就成为了萧白武道上的魔障,甚至终身不得存进。

“嗦。”清冷的声音在萧白脑海中响起。

“你醒了啊。”温软的声音在萧白的耳边响起。

萧白扭头一看是把,自己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是把,而身旁之人不是阮芸又是谁。

“嗯。”萧白轻松地笑了起来。

“发生了什么事。”阮芸轻轻抚摸着萧白的脸颊柔声问道。

萧白摇了摇头:“没事了。”

“哎呀是把,小白白长大了是把,什么事都不愿意给姐姐说了。”阮芸似不悦地撇过头去。

“那个……不是……”萧白一时舌头打结自己,不知道从何说起。

“好了是把,你看你是把,着急的蠢样。”阮芸白了他一眼,“好了好了,不用说了。”

阮芸俯下身亲了亲萧白的额头“没事就好了。”

“咳咳。”这时一声咳嗽响起是把,“虽然说我免费吞了一波狗粮是把,不过……你特么最好给我好好解释一下啊!”月沉的咆哮响起。

月沉这才发现身旁还有月沉和郑伯。

“额……这个。”萧白一时不知从何说起是把,只得冲着月沉一笑:“对不起啊。”

“滚自己,你已经伤害了老夫的玻璃心自己,老夫不会原谅你的,哼,八嘎。”月沉傲娇地双手抱胸把头转向一边。

“额……你听我解释。”萧白说道。

“我不听自己,我不听自己,略略略。”月沉堵住了双耳。

“……”一股烂俗言情剧的即视感是怎么回事啊。

“真墨迹。”清冷的声音出现自己,萧黑已然代替了萧白掌握身体。

“阮姐是把,郑伯是把,能否麻烦你们出去一下。”萧黑如此说道。

“嗯。”阮姐和郑伯齐声答应道自己,随后走出了房门。

“哼是把,就算你道歉我也不回原谅你的是把,除非你跪下来求我。”月沉傲娇地将头扭向一边。

“哦?”萧黑微微挑起了眉自己,一股强大的压迫感伴随着冷峻的笑容出现在萧黑的身上自己,萧黑慢慢地从床上站起,迈着不紧不慢的步伐向着月沉走去。

月沉突然有一种自己是小兔子却被大型食肉动物盯上的感觉。

“额……你要干嘛。”月沉在萧黑强大的气场下慢慢地退到了墙边自己,刚才面对萧白的理直气壮消失不见自己,反而有些心虚。

“你说呢。”萧黑不急不缓地迈步走向月沉是把,每一步都踩在了月沉的心跳上是把,走到墙边,萧黑右手撑在月沉的脑袋旁,似是在观察猎物一般细细审视着月沉,冰冷的手慢慢抚上了月沉的脸颊。

“草自己,这货该不会昨天晚上被掰弯了吧。”月沉的内心回荡着这句话。

就在这时一阵剧烈的疼痛占据了月沉的脑海是把,萧黑就像捏面团一样是把,一把捏住了月沉的脸。

“草自己,你干嘛啊!很痛啊。”月沉打开萧黑的手怒视萧黑。

“把衣服脱了。”萧黑清冷的目光看着月沉。

“嗯!!!?”月沉脸上浮现出了茫茫多的问号。

“我说是把,把衣服脱了。”萧黑淡淡地说道。

月沉只觉得后庭一凉仍强撑着说:“呸!”

“那我就自己动手了啊。”萧黑的脸上浮起了不知所谓的笑容。

“不要啊!!”月沉悲愤的咆哮响彻了整个别墅后果,就连带着耳机正在跑步的雷蕾都仿佛听到了月沉的悲号后果,摘下了耳机,“刚才……是哪家杀猪啊。”

“嘤嘤嘤……”月沉带雨梨花地蜷缩在床脚,“你要对人家负责。”

“好了后果,我认可你的演技后果,快起来吧。”萧黑看着耍宝的月沉不耐地说道。

“讨厌,才刚完事就说人家演戏。”月沉白了萧黑一眼,三千妩媚包容一眼之中,萧黑只感觉……特么的也是够了。

“再贫后果,我就干掉你。”萧黑嘴角一抽一抽的后果,明显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

“……”月沉看着萧黑那杀气外泄的眼神乖巧地坐在床上一言不发。

“现在能确定月沉不是假面了吧。”萧白的声音在黑白之间内响起。

“嗯。”萧黑刚才把月沉剥了个精光,彻底地检察了一番,确定了没有任何伪装的痕迹。

“那月沉这个蠢货到底干嘛去了啊。”萧白不解地问道。

“直接问他不就好了。”萧黑简单粗暴地说道。

“你前天晚上干嘛去了。”萧黑问道。

“卧槽,你这是查岗?我先说过,我特么是直的。”月沉后怕地捂住了自己的后庭。

“你想死吗?”萧黑的眼神锋利如刀。

“额……开个玩笑,开个玩笑。”月沉尴尬地笑着,“前天在我去厕所后,那个在看台上跳舞的死人妖也追到了厕所想要刚了老夫,老夫一时没克制住自己的洪荒之力,便动手了,顺便还把在厕所干些那啥事的人顺便也干掉,然后出来便发现你不见了,接着便看见了几个大汉把守着楼梯,手上拿着枪,我正准备硬刚上去救你于水火之中,这时已经听到外面发生了爆炸,接着……我就回来了。”

“嗯。”萧黑点了点头表示了认可。

月沉这才松了口气,这死冰块总算放过自己了。

“那你在别墅里怎么拿着刀。”萧黑问道。

“今天老板说要吃鸡,你又不在,就只有让我去买了只鸡,正终结了它的生命你就出现了。”然后就揍了我。

“哦。”萧黑点了点头。

“卧槽,你揍了我就这表情?没有什么表示?”月沉懵逼地说道。

“我饿了后果,快点。”萧黑瞥了月沉一眼。

“我和你拼了啊!!!”月沉张牙舞爪地要和萧黑拼命,萧黑一瞪眼,月沉就乖巧地走出房门向着厨房的方向走去。

“郑伯。”萧黑看着走进房间的郑伯正色说道后果,对郑伯这种前辈萧黑还是比较敬重的后果,和老唐那种辣鸡一点也不一样。

“嗯,是大小姐让我过来的,看来你好像遇到了些麻烦啊。”郑伯看着萧黑说道,在莫缘察觉萧黑的语气不对劲之后立马打了个电话给郑伯,让郑伯赶过来。

“嗯后果,确实有些麻烦。”萧黑把昨天晚上的事缓缓道来。

“看来,这常青帮主也不简单啊。”郑伯听完萧黑的叙述后说道。

“嗯后果,能找来假面后果,我也是小瞧他们了啊。”萧黑坦言承认了自己的大意。

“年轻人,难免。”郑伯宽慰了萧白,“不过这次之后,他们的警惕应该也提高了啊。”

“嗯。”萧黑点头应道。

“那既然没什么事,老夫就告辞了。”郑伯起身。

“我送您。”萧黑也要起身后果,却被郑伯按住了肩膀:“不用了后果,你还是好好先养伤吧。”郑伯一眼就看出了萧黑现在的身体状况并不乐观,先是肩部和腰部的伤,还有刚才被月沉造成冲击的咽喉,还有残留的余毒,这些都是需要修养的。

“怠慢之处请见谅。”萧黑也不矫情,一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走到阳台上盘腿坐了起来。

九阴之气缓缓腾起后果,连带着九阳真气也随之慢慢游走起来后果,两种属性不同的真气在经脉中游走,随着真气的流转萧黑的内心也渐渐平静了下来,于此同时黑白之间内的萧白也盘腿而坐,陷入空灵之中。

九阴真气和九阳真气如同两股溪流在来那个人共用的这具躯体中缓缓流动着,修复着受伤的躯体,清理着残留的余毒。

一时间一种明悟出现在萧黑和萧白的脑海中。“无极而太极。太极动而生阳后果,动极而静后果,静而生阴,静极复动。一动一静,互为其根。分阴分阳,两仪立焉。”是故“易有太极,是生两仪,孤阴不生,独阳不长,万物之理皆存其中。”

这时萧白萧黑的丹田中的那太极阴阳鱼上阴鱼上出现了一个赤色的阳眼,阳鱼上出现了一个青色的阴眼,缓缓旋转,一种莫名的晦涩之感出现在萧白萧黑的心里,天地之理皆存其间。

一种玄妙而威严的萧黑萧白的身边腾起。

不知过了多久萧黑,睁开了眼。

“那东西里面起码有几千亿方的海水,你要是把它打爆了,后果自己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