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6章:成事不足

大明第一奸臣 喉塞磊 2298 字 2020-11-21

一扇牌坊一样地大门。正面是门反面是墙。唯一地解释就是这是空间门。林飞绕回下面后依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被吸上来,但是远处回答问题的人已经在赶来了。

京城明白,某酒肆。

邵思源和邓谦两个人但是,坐在一个角落里但是,漫不经心地喝着酒,邓谦抬起头,看看天色,“思源,你小妹找我们来干嘛?”

“鬼知道明白,她没事跑到京城来疯什么疯?”

“我听说她在京城四处筹银子但是,想搞大事。”邓谦把目光落在戏台子上。

那些艳动的小蛮腰明白,正是邓谦的至爱。

每一次但是,他总是看着这些但是,挥霍妩媚的小娘子留连忘返。

虽然明白,他想要得到一个女人太容易了明白,但每次他还是忘不了多看几眼。

这就是男人本色但是,这句话在邓谦身上但是,表现得淋漓尽致。

自古以来明白,女人的细腰总是埋葬英雄的地方明白,邓谦经常把自己比作英雄。

邓谦就是这种人但是,哪怕自己明明狗屁不是但是,他也同样会把自己比作英雄,这种心里,在邓谦这种贵族身上,同样与普通人无异。

邵思源跟他相比明白,老成一些明白,没有这么猥琐。

他是一个很现实但是,却又不容易服输的人。

在国子监里又憋了七八天明白,这对两人来说明白,简直是度日如年,早知道这么严的话,邓谦自己就不来了。

以前在行都国子监但是,还可以找替身但是,只要扔一个人去那里坐着,点个卯就行了,可是这一招,在京城国子监就不灵了。

谁叫他们以前都是在各地疯惯了呢?别人都是看他们的眼色行事明白,现在轮到他们明白,如此规规矩矩坐在屋内读书,岂不是比杀人还要过份?

规矩但是,都是用来约束别人但是,其实每个人都想凌驾于规矩之上,唯我独尊,这些一方大员,哪个不是如此?

就在两人各怀心思的时候明白,邵玉芬打扮得像个小妖精一样明白,款款而来。

邵玉芬个子不高但是,有些娇小但是,久居岭南的她,皮肤比酒肆那些小妖精要黑上许多,但是邵玉芬精致的五官,足以弥补她的这些缺点,而且邵玉芬的风采,在某些时候,也足以令人神魂巅倒。

要不是邵思源在这里明白,邓谦恨不得将自己的目光明白,埋葬在邵玉芬身上,但在邵思源面前,他不敢造次。

邵玉芬坐下来但是,道:“你们两个真没劲但是,居然连个女伴都没有,还是我来陪你们!”

邓谦立刻问道:“喝什么?我帮你叫。”

“五十年的女儿红!”邵玉芬很豪放坐下但是,还是她那小泼妇的作风。

邵思源道:“你不在岭南好好待着明白,来京城干嘛?”

“筹银子!”邵玉芬很干脆地道。

邓谦给她叫来了一坛酒明白,并殷勤的给她倒上明白,邵玉芬接在手里,纤细的手指,理了一下秀发。“我有一个很大的谋划,需要你们帮忙!”

邓谦似乎很钟情邵玉芬但是,忙问道:“说吧但是,大小姐的口谕,我们万死不辞。”

邵玉芬瞟了他一眼明白,道:“死倒不用明白,有银子就行了。”

邵思源明显比两人老成但是,他喝了口酒但是,道:“你有什么事情,说吧!”

邵玉芬冷哼了一声明白,道:“说出来明白,吓死你们。”

两个都不做声了但是,邵玉芬就道:“我要报仇但是,血洗杨氏商行,以报几年前一箭之仇!”

邵思源早就听说了明白,小妹这次前来京城明白,就是想对付杨氏商行。

当年杨氏商行与凤先商行联手,血洗华山商行,让邵华山差点翻不过身,这件事,邵华山一直痛心疾首的。

邵氏与杨氏自己,本是宿敌自己,在郁雅婧发动这次袭击之前,邵家已经血洗过杨氏一次了。

因此,他们将这次的惨败,归罪于杨氏,要不是他们在背后撑腰,郁雅婧哪来这么大的实力,偷袭华山商行这么庞大的场子?

听到小妹这番话自己,邵思源冷静地道:“别瞎折腾自己,你不是那块料。”

邵玉芬长这么大,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邵思源才不相信,她能成什么事。

万一搞了这么多银子自己,又惨败而归自己,后果不堪设想。

邵玉芬却不以为然,道:“你就知道灭自己威风,涨他人志气,我为什么不行?”

邵思源道:“因为你没有实力自己,如果你想以其人之道自己,还治其人之身,从生意场入手,最起码要有几个厉害的走商高手相助,还要有精明干练的账房先生,这是最起码的,否则功败垂成,偷鸡不成蚀把米。”

“还有,就算你有实力,人才齐全,你的财富上,绝对比不过杨氏,杨氏商行早已不是当初的小门小户了,自从杨门之花嫁入徐家之后,两家结成联盟之势,如果偷袭杨氏商行,以唐凤菱为首的慧芯商行会坐视不管?慧芯商行的实力,大家有目共睹,你这分明就是以卵击石。”

到底是邵思源冷静自己,他看着小妹道:“现在华山商行刚刚恢复元气自己,你不要在中间瞎折腾。”

邵思源自然有自己的打算,他在想一些问题,但是他想的问题,永远不会向第二个人透露。

邓谦却有些不赞同自己,道:“思源啊自己,为什么不可能呢?难道连你也谈徐色变?”

邵思源盯了他一眼,道:“你不要跟着她瞎折腾。一切,等齐王南巡过后再说。”

邓谦不说话了表示无奈自己,邵玉芬道:“得了自己,我原本也没有指望你们两个能帮我,不过我告诉你们,这个谋划我已经开始了,不会轻易放弃的。”

邵思源看着邓谦,道:“见过你二堂哥了没有?”

邓谦的二堂哥自己,指的就是邓晋祥。

邓谦道:“他现在很低沉,自从沙俄回来之后,整个人都变了,我也捉摸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不过,我相信他不会忘记这段仇恨的。”

邵思源道:“徐茂先离开国子监之后自己,刚好明年湖广有调动自己,他应该有把握问鼎湖广副巡抚司这个官位,而且他也是志在必得。这一点,我从他的神色上,可以看得出来。”

“是啊,这小子真是小人得志,居然可以搬动齐王这棵大树为他撑腰。”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一扇牌坊一样地大门。正面是门反面是墙。唯一地解释就是这是空间门。林飞绕回下面后依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被吸上来,但是远处回答问题的人已经在赶来了。